Tag Archives: 随笔

技术选型要素及能力培养

技术选型三要素
一、技术
1. 取长避短
2. 关注发展前景
二、业务
初创期:灵活,适应业务的快速变化,如数据存储采用MongoDB
稳定期:可靠,如Twitter从RoR切换到Java
维护期:妥协,重点考虑历史代码迁移的成本
三、人
团队参与,个人决策。

从公司的基因谈互联网业务的转型

原文:为何微软和IBM都难以转型互联网? 文章中剖析了公司的基因,主要体现几个方面: 一、管理,成熟企业求稳健发展与业务创新的冲突,体现在流程控制、风险管理,薪酬管理等方方面面。 所有成功的企业,在经历了创业期、发展期后,很快就需要进入一个防范出现大问题、大错误,以稳定发展为主的管理模式,是无法给新业务提供空间的。任何一个大企业,其实在管理上,都难以说有活力,管理几千人,几万甚至几十万人,实际上需要把每一个人当螺丝钉去管理,否则一定会大乱。因此,在成熟企业里,大家讲的是风险控制,是流程规范,是人人防控。而对于任何一个新业务、新产品与新服务,在一开始,是不能讲严格与规范管理的,恰恰需要的是不讲流程规矩的快速反应,不断犯错,是人治,不是法治。但这都不容于一个规范成熟企业。 二、人,习惯于成熟业务的人,从思想意识和行为习惯上,是不满足创新型业务的要求,即使有新人引入,也会因环境不适应的问题难以成功。 在一个很成熟的企业里,经过多年的发展,物以类聚,人以群分,已经自我沉淀积累了一批有共同特性与文化的核心骨干,很难诞生适合新业务的人,即便花巨资引进所谓优秀的专业团队,最后也会很快因为管理方式、理念等不同,水土不服而夭折,更不要说扩大发展的问题 三、文化 文化是一只看不见的手,在企业的发展过程中,围绕创始人与核心骨干,逐渐渗透在企业的各个方面,大到管理的模式与理念,小到用人的类型、员工活动,无处不在。在这种企业里,一句无意或者有意的风险提示,往往胜过一颗勇敢的心。因为人的类型不同,文化理念上,更是会处处碰壁,无法融入。 文化是一个弥漫在空气中的东西,一时没有明显感知与不适应,但日复一日,怨气日盛,最后让新业务与新人类无法生存,自动放弃离开。 最后,文章给出的结论,想要参与新兴业务,最好就是资本运作的方式,收购、参股等。

数据库设计原则–不要删除数据

摘自Segment的问题回复,个人认为是对数据库中删除操作最好的诠释,大部分情况下我们是滥用删除或删除标记,真实情况中大部分情况我们只需修改记录的状态即可。因此在做数据库设计中,我们决定使用删除或删除标记的时候,我们需要再思考一次:在业务上,这真的是删除操作吗? Udi Dahan 强烈建议完全避免数据删除。 所谓软删除主张在表中增加一个 IsDeleted 列以保持数据完整。如果某一行设置了IsDeleted标志列,那么这一行就被认为是已删除的。Ayende 觉得这种方法“简单、容易理解、容易实现、容易沟通”,但“往往是错的”。问题在于: 删除一行或一个实体几乎总不是简单的事件。它不仅影响模型中的数据,还会影响模型的外观。所以我们才要有外键去确保不会出现“订单行”没有对应的父“订单”的情况。而这个例子只能算是最简单的情况。…… 当采用软删除的时候,不管我们是否情愿,都很容易出现数据受损,比如谁都不在意的一个小调整,就可能使“客户”的“最新订单”指向一条已经软删除的订单。 如果开发者接到的要求就是从数据库中删除数据,要是不建议用软删除,那就只能硬删除了。为了保证数据一致性,开发者除了删除直接有关的数据行,还应该级联地删除相关数据。可Udi Dahan提醒读者注意,真实的世界并不是级联的: 假设市场部决定从商品目录中删除一样商品,那是不是说所有包含了该商品的旧订单都要一并消失?再级联下去,这些订单对应的所有发票是不是也该删除?这么一步步删下去,我们公司的损益报表是不是应该重做了? 没天理了。 问题似乎出在对“删除”这词的解读上。Dahan 给出了这样的例子: 我说的“删除”其实是指这产品“停售”了。我们以后不再卖这种产品,清掉库存以后不再进货。以后顾客搜索商品或者翻阅目录的时候不会再看见这种商品,但管仓库的人暂时还得继续管理它们。“删除”是个贪方便的说法。 他接着举了一些站在用户角度的正确解读: 订单不是被删除的,是被“取消”的。订单取消得太晚,还会产生花费。 员工不是被删除的,是被“解雇”的(也可能是退休了)。还有相应的补偿金要处理。 职位不是被删除的,是被“填补”的(或者招聘申请被撤回)。 在上面这些例子中,我们的着眼点应该放在用户希望完成的任务上,而非发生在某个 实体身上的技术动作。几乎在所有的情况下,需要考虑的实体总不止一个。 为了代替 IsDeleted 标志,Dahan 建议用一个代表相关数据状态的字段:有效、停用、取消、弃置等等。用户可以借助这样一个状态字段回顾过去的数据,作为决策的依据。 删除数据除了破坏数据一致性,还有其它负面的后果。Dahan建议把所有数据都留在数据库里:“别删除。就是别删除。” —— 《NoSQL数据库笔谈》  

出租车业的革命 >> 一号专车

关于打车软件,疯狂烧钱推广后,一直疑惑其盈利模式,现在快的发起的一号专车已经基本找到了出路。 演进路线基本如下: 1、找到业务的痛点 在中国交通严重拥挤的大背景下,打车难是个普遍现象,各出租车公司的调度中心无法满足要求,市场潜力巨大。 2、打车App软件解决司机、乘客的沟通障碍 初步推广后,验证上一步发现的痛点,用户基本认可,但使用热度不高; 同类软件众多,各家优势不突出 3、强势推广,占领市场 巨额投入后,司机、乘客得到了实惠,滴滴、快的把其他同类公司挤出市场,建立起行业的垄断地位,可谓皆大欢喜。 还有最重要的一点就是,建立起了用户主动交车的习惯,让用户从心里让认可新的寻找出租车的方式。 4、补贴过后的低谷期,同时也是转折点 市场占领后,问题就变为如何利用已经拿到的用户资源来获取收益。一号专车的做法就是做细分市场的突破,针对高端收入人群对价格不敏感,但对出行服务、乘车舒适度要求高的特点,从传统的出租车市场切走一块蛋糕。 关于政策方向的风险,个人觉得风险不大,在中国大部分创新就是从这种灰色地带产生的,国产汽车不就是从吉利的既成事实型做法发展起来的吗? 参考资料: 打车软件和出租车司机的命运 体验一号专车 颠覆快的与滴滴

[读书笔记]编写软件和书写文档的比较

以下内容来自《七步成为业务分析师》一书,关于编写和书写文档的类比,个人认为可以有效的帮助业务人员来了解软件开发的工作特点,也能让开发人员更好与上级、甚至老板解释编写软件复杂性。 书写系列文档 编写软件系统 整篇文章不可能一下写完,需要很多的时间写作和检查 开发人员不能一下子写完整个系统 当你改变一个概念或者术语的时候,你不得不从头检查整篇文章,以保持一致性 当开发人员改变一个数据域的定义时,需要很多地方随之改变 确保每个与后面有关联的章节需要复杂的内在统一 集成复杂的目标元件可能非常困难 作者很难发现自己作品中的语法错误 开发人员很难寻找自己程序的错误 即使反复检查,经常还有很多错误(录入错误、语法错误、前后不一致) 即使通过反复测试,软件经常还有缺陷 读者不希望自己去努力把文章拼凑到一起,来构成一个完整的故事 用户经常不喜欢他们的需求被过于复杂地描述

[摘录]生死的智慧:柯文哲 TEDxTaipei 2013

你问我,什么是死亡?我的回答是,怎样才算活着?你问我,什么是人生,我的回答是,追求这个问题的答案就是这个问题的答案。

因为人一定会死,所以死亡不是人生的目的,人生就是一个过程,我们在这个过程中不断去追寻一个问题,这就是人生。

人终究会死,人生只是一个追求人生意义的过程。

最困难的不是面对各种挫折打击,而是面对各种挫折打击,却不失去对人世的热情。

解决了wordpress的三个小问题

一、代码高亮
安装SyntaxHighlighter Evolved插件,然后修改shCore.css文件让自动变大一些。
二、搜索出来的文章的摘要内容,缺少换行符,看上去很乱
写博客的时候手工添加摘要内容
三、搜索页面缺少滚动条
网上没找到类似的问题,自己hack解决了,给默认的search-results类增加了一个css属性:overflow:auto

[转]你是想读书,还是想读完书?

原文地址:你是想读书,还是想读完书?  书不在于读完它,而在它成为你人生的一部分。 大学时,一位很有才华的心理学老师说过的一句话,让我终身难忘:“很多同学喜欢说自己一天能读多少页的书,有些人一天能读50页,有些人能读100页。可是一旦你用‘页数’为单位来度量读书这种行为时,从一开始你就错了。” 同理,如果你用读了多少本书来形容你的读书经历,这种思路,从一开始就错了。 如果你认真读到了书里去,是不会care、甚至会完全忽略掉今天读了多少页,今年读了多少本的;当你沉迷于书中绚烂多彩的世界,当你的观念被翻天覆地地革新,是不会care、甚至会完全忽略掉今天读了多少页,今年读了多少本的。 当我们看手表的时候,常是快等不及了;当我们数书页的时候,常是快看不下去了;当我们念叨看了几本书的时候,常是连书名都记不全了。所以,数多少页、多少本这行为本身,就说明你已经败了。 很多时候,一个人对待知识和思想的态度,就体现在用什么东西去丈量它。 如果有人问一位读书而有大成之人:你因何而脱胎换骨?你因何而涅磐重生?这些问题,他该如何作答?他说:”我因200本书而脱胎换骨,我因1000本书而涅磐重生“,如何? 阅读是一种享受,但如果读完一本书,没有新的体验,完全不同的视角和观点、不能对你的思维有所改变、特别是读完一本好书之后,想不清楚、说不清楚、写不清楚、也从来没有行动过,那你看书是在浪费时间。 学而悟道,有时候一本书就够了,有时候一万本都不够。这取决于,你读了什么书,更重要的是,你是如何读的:你有没有读进去把自己活埋在里面,又有没有读出来敲打出一个新的自己。 有些书,是一代宗师级的人物,把他们毕生的智慧熔铸在一本书里面;有些书,是一个领域的开疆拓土之作,从一片混沌中劈出一个新世界;有些书,是一个领域的集大成之作,观点纷繁,气象万千;有些书,如盗梦空间一般有几层境界,你多读一遍就多梦到一层。对这些书,你若只是都当成那两百分之一,花上一个星期匆匆读完,读后即扔,只摘下几条金句供日后泡妞之用,难道这就算读过了吗? 有些书,要用心血去读;有些书,要用足够的经历去读;有些书,是要绞尽最后一粒脑细胞去读;有些书,是一辈子都读不完读不透…… 看书的方法,不仅要看作者写了什么(一层),还要琢磨文字背后的意蕴,那些弦外之音(二层),还要去思考作者为什么要写这些、要这样写(三层),还要去想想 看作者用了什么样的框架和策略在组织这本书,以及在各种细微处又用了什么样的方法和技巧(四层),当然更重要的是,以上的这些分析对你自己的现实和精神世 界能带来什么样的帮助,是否能启发你、引导你、改变你……(五层) 于是,一本值得都烂读透的书,就需要你去读五遍、十遍去读烂读透它。 于是乎,和很多人的答案相反:所谓200本,你不是读少了,而是读多了、读水了、读浅了! 其实你的状态一点都不特殊,你和许多人一样,以为自己在读书,其实是在集邮。 最后,建议你重新拿起一本你最崇敬的书,换一种方式,再读一遍、两遍、三遍……

[转]年轻是任性的资本

原文地址:知心怪蜀黍NO.25 对职业发展问题的终极回答 你今年25岁,工作3年,换了两家公司。你的经历未必能准确地发现自己的基因——但到了28岁以后,往往职业又定型了,改变不易。 对这种情况,我最想说的,并不是怎样做可以让你的收益最大化,而是鼓励你任性一点,不那么看重短期收益,去做一些令自己开心的事情。人生短暂,路是越走越窄的。30岁的职业选择比28岁少,28岁又比25岁少。你的职业路线既是沉淀,也是束缚。一个人很难摆脱已经拥有在怀的东西,不论技能、收入还是资历,但很多时候,那其实也是锁链。你现在拥有的未必是最美好的,却已经失去了放下它,追逐更美好之物的勇气。 除非你还年轻。 年轻是任性的资本。在你面前的路可以有无数条,只要行路的过程能有所积累,不断的尝试会让人生经历丰富,回忆缤纷多彩,或许也会帮助你找到命运花园。这和“产品试错”其实是一个道理,更多试错,更多发现。而渐长的年纪会像KPI一样压垮你试错的勇气。 总是想起一位近40岁的老朋友对我说,如果被公司开掉,对我来说那是件幸运的事情。 那意味着他可以放下三十万的年薪,在中年时仍可以做更多任性的事儿,由着自己性子胡来的快乐的事儿。而不是成千上万技术总监里,忙忙碌碌,碌碌终老的一人。   看到这里,对比自己我在想,除了感慨,我还能做什么?  

“等我有钱了…”这句话的背后

当现实和理想冲突时,我们经常会说这样的话,如:等我有钱了我去西藏旅游,当我有钱了我自己创业,当我有钱了我去练钢琴;更笼统的说法是,等我有钱了我去做我喜欢的事情。 可实际上呢,这句话纯属自我安慰,等我有钱了后面的事情99%以上的可能是压根就没有任何进展,过一段时间甚至连这个梦想都不记得了。 这句话背后是什么原因?我们真的是在等钱、等所谓的财务自由吗? 下面是纯银的说法,有种针针见血的感觉,能否接受就看大家自己了。 至于你提到的财务自由,嘿嘿,很多年薪三四十万家产三四百万的人,不愿意离职过自己喜欢的日子,原因也是“财务不自由”。这个世界上有年薪5万的消费方式,年薪50万的消费方式;供小房子的消费方式,供大房子的消费方式;沙县小吃的消费方式,海底捞的消费方式。真正束缚你的并不是金钱,绝大部分人终其一生都不会拥有财务自由,捆住脚的其实是惯性——停留在当下的惯性,以及对不可知未来的恐惧。 创业后,我的收入锐减为过去的28.4%,生活费锐减一半,去超市买点什么都得精打细算,还得冒自己投进去的几十万打水漂的风险。作为36岁中年男子,委实有点狼狈。然而相比起来,我显然认为过去几年的日子更加苦逼得多。对我个人来说,消费水准在影响快乐度的若干指标中,只占不太大的一部分。仅仅拿大公司应届生的工资也能养得白白胖胖,大公司部门总监的职场生涯却倍感烦恼。 纯银说的“人生短暂,及时行乐”,我理解的“行乐”就是任性一点,做自己喜欢的事情。 引用内容来自:知心怪蜀黍NO.26 兼职小队与财务自由